像夏东海这样的父母是见不到的?  第1张像夏东海这样的父母是见不到的?  第2张


作者 | XZK
编辑丨Momo
题图 | 《家有儿女》【/br/]作者| XZK【/br/]编辑èMomo【/br/]题图|有孩子的家庭

有许多臭名昭著的电影和电视父亲的形象,夏东海绝对不是其中之一。

一个典型的东亚父亲,你当然记得朱自清的背影,一个在浦口火车站买橘子的沉默寡言的中年男人;我记得《我的团长我的团》,说我是“心碎”的郝兽医;我记得“小偷家族”更像一个父亲,保护整个家庭,而不是亲生父亲。我还记得《茉莉花香》中痛恨毒药的聂和《白鹿原》中刚正不阿的父亲。当文艺作品中的父亲偶尔流露出一点善意时,年轻人会被“权威的鞠躬”和“崇高的和解”所感动

像夏东海这样的父母是见不到的?  第3张

《小偷家族》里,柴田治充当父亲的角色。(图/《小偷家族》)在《小偷家族》中,柴田扮演父亲的角色。(图/《小偷家族》)

它们支离破碎,偶然闪现,而夏东海是连贯而具体的;它们是戏剧性的,而夏东海是日常的。大多数时候,夏东海并不是家庭中的隐形人,他也不会刻意在某个时刻出现。他会系上围裙,炒几个好菜,和妻子讨论时间,辅导孩子做作业,并请假为孩子开家长会...他没有做一个具有“强调”符号和“英雄”意义的父亲,而是选择做一个人类父亲。

《家有儿女》之所以成为一部“科幻电影”是因为夏东海,一个前所未有的理想父亲形象。

理想的父亲,【/br/]让孩子成为理想的自己。

英国广播公司(BBC)一篇题为“做一个好父亲”的报道写道,直到20世纪70年代,几乎没有关于父亲在儿童成长中的作用的研究。父亲最重要的工作被认为是在经济上支持母亲,母亲是孩子的情感支柱。

随着时间的推移,“好父亲”的标准已经发生了变化。“如今,许多父亲以敏感、体贴和亲力亲为而闻名。越来越多的研究正在改变我们对父母如何从一开始就塑造孩子生活的理解,挑战传统的育儿观念和性别观念。”报道写道。

意大利心理学家鲁格·赵佳在《父性》一书中认为,父亲的形象曾经是英勇而完美的——父亲成为审美理想的典范。随着父权制的发展,父亲变得强硬起来——制度甚至取代了父亲的地位,父亲越来越难以成为人类情感的对象,而是成为制度责任的代名词。

“普罗米修斯不服从宙斯不是因为他冒犯了上帝,而是因为他背叛了他的父亲。背叛一个人的父亲比背叛上帝更有罪:上帝对人类漠不关心,他们的权利——要求人类服从他们的权利——是断断续续的,而父亲始终拥有这种权利。”

像夏东海这样的父母是见不到的?  第4张

《父性》
[意]鲁格·肇嘉 著,张敏、王锦霞、米卫文 译
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18-9

《父性》【/br/]【意】鲁格·赵佳著,张敏、王金霞、米伟文译【/br/]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18-9。

因此,观众欣赏脱下盔甲、拥抱孩子、顺从温和、放弃权威、不怕被更强大的温和力量威胁和击败的夏东海,称他为“东亚理想父亲”,这是整个社会对父亲形象理解和想象的进步。

有各种各样的“父亲”负面形象:暴力、情绪失控、不思进取但对孩子越来越刻薄、渴望收获但不问未来、只接受儿童基金的价格上涨但讨厌任何成长烦恼的反馈,甚至缺席、不负责任、将更多责任推给母亲,更不用说那些回避沟通、没有幽默感、甚至在没有培养成熟人性的情况下成为父亲的人了。

但夏东海远非这些负面词汇。在没有血缘关系的刘星身上,他实践了鲁格·赵佳提出的理念:“父爱是一种心理和文化事实;生理上的父子关系不足以保证它的存在...父爱必须被宣告和创造,而不是在孩子出生的那一刻就表现出来。它必须在父亲和孩子建立关系的过程中一步步揭示出来。”

每当观众提起对夏东海的美好回忆时,他们总是会从他小心翼翼地整理领带并带着尊严微笑的那一刻开始:“我一出现在家长会上,就向刘星的老师和同学们宣布,我们家刘星不再是独生子女了。他有了一个新爸爸,那个人就是我。”

像夏东海这样的父母是见不到的?  第5张

(图/《家有儿女》)

(图/《有孩子的家庭》)

主动接近孩子并表现出接纳的善意应该是一个成年人的责任,而不是自我权威的丧失——否则父亲的权威就太脆弱和脆弱了。

调皮的刘星被他的母亲刘梅斥为“吵闹”和“捣蛋鬼”。是夏东海把“淘气”翻译成了“旺盛的生命力”——一个理想的父亲,能够让孩子成为理想的自己,并激励他人学会欣赏孩子并愿意为他鼓掌。这样的父亲可能是孩子学会欣赏自己的灵感之一。

刘星犯了一个错误,夏东海会出现在他身后,平静地点头:“我很钦佩你正视自己的错误并承认错误的勇气!”“如果你需要我的帮助,我很乐意帮忙。”

有多少父亲愿意用这种语气和方式耐心地帮助孩子理解生活和建立自我?

这种“不慌不忙”的决心、保护孩子的能力和解决难题的信心很难阻止孩子对大人产生真正的信任,他们在面临成长的转折点时也会更顺利地过渡。

像夏东海这样的父母是见不到的?  第6张

(图/《家有儿女》)

(图/《有孩子的家庭》)

“看孩子”的同时“看自己”

夏东海和他的妻子刘梅是一个控制组。后者急于为孩子规划美好的未来,焦虑而急躁,希望培养孩子的责任感和与周围世界建立关系的能力。夏东海提供的是一个更加灵活、可协商和多维度的软空间,这与他的父亲在现实中习惯于避免情感联系和冲突完全不同。

刘星说:“反正我不可能像小雪一样每次考试都拿满分。这时,他刚成为夏东海的儿子两个月。“没关系,你现在两门课都得了满分,”夏东海回答道。

这段对话出现在《好爸爸》的插曲中。夏东海没有把刘星当成一个好儿子,但刘星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好父亲:“你理想中的父亲是什么样的?”你可以告诉我我正在靠近。”——有多少父亲愿意“屈尊”而谦逊地问孩子这个问题?

刘星的回答相当真实:“好父亲的第一条准则——当妈妈只想打孩子时,你应该出现并说不要打孩子!”孩子是祖国的花朵!不要打掉他的叶子!”刘梅进来问道,“你在干什么?这是什么?夏东海轻松地笑了:“我发现刘星是个有趣的孩子,对我的要求不高。”"

像夏东海这样的父母是见不到的?  第7张

(图/《家有儿女》)

(图/《有孩子的家庭》)

社会对母亲的期望一直在变化,对父亲的期望也在变化。但在现实中,一些父亲非但没有理清局面,反而制造混乱,让孩子背上照顾父母的责任——心理学研究表明,当孩子成年后,这种创伤往往会变得更加严重,他们需要花很长时间学习被爱的能力。

另一方面,夏东海不是一个回避型人格。他在家庭事务中有很高的参与和决策权。同时,他没有继承上一代人对女性的刻板印象、顽固态度和蔑视。夏爷爷说,刘星奶奶是一个不能生育的女汉子家庭。每当有事发生时,她要么紧张得哭,要么心发晕,血压高,所以她没有能力。

刘星奶奶说:“我不能把蛋糕烤得像马蹄一样硬,让于霞掉一颗牙。”:我就是做不下去了,炖的时候也不会烫到。我得让孩子们吃了它,呵呵。"

夏东海不会假装对孩子的成长充耳不闻,他经常与刘梅讨论这个问题,这与许多父亲拉开了差距。他建议刘梅给孩子一个喘息的机会:“首先,做一个普通人,保持正常的心态,这样才有利于他未来的发展和成长。”

“如果孩子得不到尊重,她又怎么能学会尊重他人呢?”

像夏东海这样的父母是见不到的?  第8张

(图/《家有儿女》)(图/《有孩子的家庭》)

一个理想的父亲必须能够很早就敏锐地发现成长的困难和思维的局限,在“看到孩子”的同时,他也“看到了自己”——这就是有时照耀夏东海的“人性”的温度。他注意到小雪追求完美主义,提醒她“第一不一定是最好的,最好也不一定是第一”;多次被家人否定的刘星也是肯定的:“现代社会,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很重要。刘星有这种超强的沟通能力。对此我非常感谢。”

他愿意在成为父亲的过程中继续成长为一个有弱点和局限性的“人”。

在《家有儿女》的原始样本集中,有一个小故事:一个邻居总是向夏家借东西,不肯归还。孩子们说你们大人就是不能面对现实。最后,小雪站出来要求邻居归还所有东西。

“我就想问一句,你怎么说‘不’字的?”夏东海问道。“你也不需要理由。”刘梅求知若渴地补充道。晓雪抬起头:“没有理由说‘不’。我有权拒绝别人。”两个大人面面相觑——人生这一课学无止境。有些人轻而易举地做到了,而有些人却异常艰难。

夏东海也会跑到孩子的房间去道歉。“爸爸今天早上心情不好,不应该拿你出气,所以我来跟你道歉。”

像夏东海这样的父母是见不到的?  第9张

(图/《家有儿女》)

(图/《有孩子的家庭》)

他不是东亚父亲对“男子气概”莫名其妙的痴迷的模仿者。“爸爸的行为并不软弱。真正的勇气不是和别人打架,也不是为了琐事和别人争论,而是在真正的危险面前无所畏惧。”“任何时候,我都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像夏东海这样的父母是见不到的?  第10张

(图/《家有儿女》)(图/《有孩子的家庭》)

不存在的“理想父亲”?

《家有儿女》的总编剧臧力参与了《我爱我家》、《候车室的故事》和《风月物语》的创作。在中央电视台的一档节目中,她介绍了编剧是如何设计角色的:夏东海出过国,了解了更多西方教育理念,当过作家,知识水平较高,开明睿智,能理解他人,幽默风趣,对孩子宽容。

“因为中国在教育孩子方面确实缺乏幽默感,有时候幽默是一种很好的化解力量。”

夏东海没有独自成为一个“理想的父亲”。在与家庭建立关系的过程中,父亲的具体形象不得不逐步显露出来。

刘梅、他的妻子、三个孩子、祖父母和其他家庭成员,以及邻居、朋友、亲戚、同事和其他不同性格的人帮助夏东海成长为一个更富有的“理想父亲”。

像夏东海这样的父母是见不到的?  第11张

(图/《家有儿女》)(图/《有孩子的家庭》)

过去,观众已经成长为成年人。在受到现实的打击后,一些人批评《家有儿女》是一部“科幻电影”,而夏东海是一个不存在的理想父亲。

然而,观众提到的“科幻”情节往往只是“常识”:父亲应该保护他的孩子,母亲应该关心她的孩子,夫妇应该既有权利又有责任,孩子在经历成长的痛苦时应该有世俗的欲望并需要援助。但“常识”和“理想”有时就像一对同义词。

也许,有些人在现实中从未有过真正称职的父亲或母亲。但人们对爱和支持的期望,以及对非暴力和更人性化成长的要求是真实的。这个道理是人类自我关怀的“常识”,而不是被束之高阁的“理想”。

历史上,人们一直在强调“父亲”在社会中的重要性——“对父亲的追求也可能隐藏着抵制个体化的嫌疑。把自己托付给一个外力。”但也许每个人都可以长出自己的力量,这种力量既不叫“父亲”,也不叫“母亲”。

像夏东海这样的父母是见不到的?  第12张

(图/《如父如子》)(图/《有其父必有其子》)

像夏东海这样的父母是见不到的?  第13张